激情视频

李露露的噩梦

添加:2018-02-25来源:zy9.cc人气:加载中

      

作者:sjxsjxsjx

李露露今年是28岁,是一家品牌化妆品的柜檯销售小姐,她的长相其实一般,不过因为职业的关係,所以啊,很精通打扮,每天都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,加上她身材不错,1米7的个子,100斤的体重,留着头飘逸的长髮,画着素妆,已经比较冷的秋天,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,走在路上,很吸引人。她毕业之后,就跟着男友来到这座城市打拼,拼了几年,男友离她而去,她不愿就这幺回去,硬是靠自己养活了自己。她是个比较喜欢清静的人,所以,一个人在某个小区租了间单室间,虽然房租比起与别人合租要贵了一些,可是,毕竟自己一个人很自由。

最近,她在晚上休息的时候,总是会做梦,梦见自己与男友激烈的做爱,她想,可能自己太孤单了吧。于是,她更加卖力的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,希望,能早点引来自己的如意郎君。

週六一大早,李露露又火急火燎的上班去了,她最近起床,总觉得有些轻微的头疼,看来又是夜里做梦太激烈,把被子蹬掉了,受凉了,导致她经常上班迟到,今天又是这样。

李露露: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今天公司聚餐之后,一定要买些药!

李露露自言自语的说。

在楼道里,她又遇见了对门的老张。李露露知道,老张很喜欢她,只是,她自己对老张完全没有兴趣,一个小小的保安,长的难看,收入低,而且也年近50了,听说他老婆和他离了婚,如果真的找了他,自己还有什幺面子呢?可是,一个单身女人,也有很多不方便的时候,总会需要一个男人在身边,比如,电灯泡坏掉的时候,水龙头坏掉的时候……

在李露露心中,老张仅仅是个免费的劳动力。

老张:上班又要迟到拉?

老张又是露着个难看的笑容问她。

李露露:是呀!(怎幺每次都遇见他)

李露露心里想着,嘴上却带着礼貌性的微笑。粉粉的嘴唇让人看着就想亲一口。

老张:呵呵,好,你慢走。

李露露:哎!好!(再见)

李露露鬆了口气,因为,不知道是不是每天上班前都能看见老张,最近啊几天,她晚上做梦,梦里的男主角居然不再是自己昔日的男友,而变成了老张,在梦里,老张张着那张难看的嘴,把一条臭烘烘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,这让她很噁心,可是,她想醒却醒不过来,只能迷迷糊糊的在梦里,和老张疯狂的做爱,简直就是噩梦。

老张望着李露露下楼啊,长长的头髮盘在头上,用一个很精巧的银色发卡别住,两个亮晶晶的白金耳环,随着她的走动,而来回晃动,雪白的颈子下,是一件红色的连衣裙,在膝盖上15厘米处,是一条半透的黑丝袜,1米7的个子,显得她的双腿十分修长,而膝盖下15厘米的样子,是一双黑色的长筒靴。听着她的高跟鞋在楼道里咯噔咯噔的响,难看的脸上,露出了更难看的微笑……

老张:早点回来,我的宝贝。

老张回到家里,把门窗关好,打开电脑里的一个视频。

视频里,李露露正是穿着刚才出门时穿的那一套衣服,只是,头髮没有盘在头上,而是被扎成了一个辫子,她额头上,流着细细的汗珠,闭着双眼,软软的坐在一个人的怀里,一双粗壮的手,不停的在她的胸口抚摸,搓揉。她的裙子,被翻上去,扣在腰间,黑丝袜的裆部,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能隐约看见,李露露正坐在一个腿上长满毛的男人身上,一根巨大的黑色肉棒,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肉棒下的两个红的发黑的球,随着肉棒的进出在不停的摆动,男人腾出右手,伸进李露露嘴里,肆意的玩弄着李露露的舌头,牙齿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人开始喘气,他放开李露露,迅速掰开李露露的嘴,将巨大的肉棒塞进去,抱着李露露的头腰部不停的扭动,李露露痛苦的皱着眉头,男人每一下都将肉棒完全塞进李露露的嘴里,视频里,能够清楚的听见李露露喉咙里的呕吐声,每次,当肉棒离开李露露的嘴,也能清楚的看见它上面的口水,越来越多,没几下,男人轻轻的叫了几下,之后停止了动作,男人休息了一会,他把李露露的脸,对準镜头,李露露紧闭着双眼,呼吸平稳,微微张开的小嘴,一缕微白的液体顺着嘴角,滴在了黑色的丝袜上。男人最后,也把自己的脸贴近镜头,原来,这个男人啊,就是老张……

老张得意的望着自己的作品,边看边打飞机,完事后,再打开一个文件夹,里面有着更多的视频,大约有几百部,而最近的大约40部视频的女主角,都是李露露。

老张:你以为我要娶你?错了,我只不过想让你再住段时间罢了。后天就是你来月经的时候,今天晚上,我就可以再次射进你体内了。真是很期待。

老张上床睡觉了,他必须保持体力,留着晚上大战。

忙碌了一天之后,公司组织了聚餐,因为李露露的销售业绩特别好,所以,很多人轮番的对她敬酒,不胜酒力的她,很快就摇摇晃晃,聚餐之后,公司又组织大家唱卡拉OK,李露露已经醉的东倒西歪,领导便让两个女同事开车送她回家,两个女同事正玩在兴头上,十分不情愿,她们扶着李露露来到车前,正巧遇见公司里两个的男同事,这两个男同事是负责开拓市场的,平常也与大家很亲密啊,当他们听说了领导的安排,就自告奋勇送李露露回家。

两个女同事开心的说:欠你们个人情。(是我们欠你们人情)

两个男同事,一个叫小王,另一个,大家都喊他欧哥。

小王把李露露扶上车,放在车后座位:露露,把包拿开吧,你家住哪啊?

李露露迷迷糊糊的回答:不要嘛!

李露露把包紧紧抱在怀里,用包,挡着裙下。

李露露:我家在XXXXXX小区,X单元,X室。你们要快一点,我答应我家人12点前就回家,不然我家人会出来找我的。

李露露很早就听说过欧哥,知道他是个大色魔,经常在外面玩女人,所以,她编了个漂亮的谎言,让他们尽快送自己回家。

小王:现在还……

小王刚想说现在还早,才9点多一点,就被欧哥发的香烟砸中头。

欧哥:恩,现在不早了,快11点了,我们马上就送你回去。

欧哥:小王,我们出去抽根烟,就送她回去吧,有女孩在我们车上,我们不好抽烟。

欧哥说着下了车。来到了路的一边。

小王也跟着下来。

小王:欧哥,为什幺跟她说现在快11点了?

欧哥:你小子,大脑不够用,这机会多难的。

小王:什幺机会?

欧哥:跟我装傻?我早就知道你想上她了,刚才你抱她的时候,手都黏在她屁股上了,上了车之后,你叫她把包拿开不就为了看看她大腿嘛,就这幺点出息啊。

小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:欧哥,你真有一套。不过她还有意识,不能强来啊。

欧哥从怀里拿出个小药丸,之后,到车子的后备箱拿了瓶矿泉水,把药丸放进去,摇了摇。

欧哥:等下让她喝了,就可以慢慢玩,想怎幺玩,就怎幺玩。

小王:这是?

欧哥:别问,拿给她。

小王接过水,和欧哥进到车里。欧哥发动车子,开起来,并且故意把车开的很颠簸。李露露的胃很不舒服,几次想吐。

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王趁机把水递给李露露:喝点吧,我们很快就到了。

李露露实在觉得不舒服,而且,她以为快12点了,欧哥他们应该不会做什幺了,于是,打开瓶盖,喝了很多水。

李露露:我好难受啊,还有多久到啊。

欧哥头也没回:快了,再过两个路口。

其实,车子才开了不到5分钟。

在一个红灯口,欧哥对身边的小王说:你到后面玩去吧。

小王:啊?可以拉?

欧哥:恩。

小王:欧哥,要玩也是你先玩啊!我绝对听你的!

小王已经对欧哥五体投地。

欧哥:她我已经玩了三年多了,早腻了,今天心情好,给你玩吧。

欧哥淡淡的回答。

小王:高人啊!那弟弟谢谢你了,你以后就是我大哥!

欧哥撇撇嘴:高人?哈哈,玩去吧,快绿灯了。

欧哥显然对高人这个称呼很满意。

小王迅速的打开车门,从副驾驶位置下来,之后来到后座。

小王轻轻的推了推李露露:露露,到了。露露。

李露露毫无反应。

欧哥发动车子:跟你说没事,玩吧。别那幺耸。

小王看了看欧哥:好嘞!

小王把李露露的胸前的包拿开,放在一边,李露露併拢着双腿,由于车子比较小,所以李露露的膝盖正对着小王,小王颤抖着右手,在李露露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,抚摸了一下。

光滑的大腿与高档丝袜的组合的感觉,透过小王的右手,直往小王的大脑上送,小王更是颤抖着将右手伸进李露露的裙里,隔着李露露的丝袜与内裤,用手指戳着李露露的阴部。小王左手把李露露搂在怀里,张着嘴和她舌吻,李露露的嘴里有股淡淡的女人香和浓烈的酒味,这刺激到了小王,使得他右手的力度加大啊,几乎戳穿了李露露裆部的丝袜。

欧哥把车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:小王,你慢慢玩,我先出去办点事。

小王很不捨得的把舌头从李露露嘴里缩回来,李露露的口水沾满了他的嘴唇啊:好!哥你去忙!谢谢你了哦!哥!

欧哥笑了笑,走了。

欧哥一走,小王更加没了顾虑,他掀开李露露的裙子,抓住她的丝袜和内裤啊,一把将它们脱到李露露的靴子那里,跟着就让李露露平躺在座位上,小王把头伸进李露露的两腿之间,不断的亲吻着李露露的阴道,在他看来,这是最美好的东西。李露露的双腿,夹着小王的头,双脚像被自己的丝袜和内裤绑住一样,无力的放在小王的背上。

小王:这B太黑了,看来她是个十足的骚货,每天打扮这幺淫蕩,像个妓女一样,刚才还装清高,现在你装啊!

小王拿起李露露刚才喝的矿泉水,用瓶口,往李露露的阴道里塞,没有费多大力气,就把瓶口塞进去了。

小王:都湿成这样了,好!老子来解放你!

小王利索的脱下裤子,他的肉棒,早就已经挺立在那里,小王左手把李露露的双脚抬起,右手端着自己的肉棒,在李露露的阴道口上摩擦几下,就猛的一进啊,一桿到底。

李露露的阴道里早已经湿润,小王的肉棒很顺畅的在里面进进出出。

小王:比我想像中还要鬆!操死你!你这个骚货!

小王骂骂咧咧的使劲抽插,后来乾脆把李露露一只脚的靴子和袜子一起脱掉啊,然后,他分开李露露的双腿,很顺畅的压在她的身上,屁股不停的扭动。

小王再次把嘴凑到李露露的嘴边,和她继续激烈的舌吻。

小巷子里停的车子,开始轻微的震动……

过了大约1个半小时,欧哥回来了。他轻轻拍了拍车后座为的窗户,往里一看……

李露露的红色连衣裙被扔在副驾驶位置上,还有她的粉色胸罩和白色衬衣,她的左脚上,还挂着整条黑丝袜,和粉色的内裤。而她正背对车子前挡风玻璃,坐在小王身上,小王满头大汗,还再奋战着。

欧哥打开驾驶座车门:怎幺,射了几炮?

小王抱着李露露:射了两次了,马上第三次了,哥!

欧哥:小伙子体力不错嘛!快点,完事我们走了。

小王:啊?这幺快?

欧哥:都11点5分了,还快?

小王一听:我都干了她快两小时了?太爽了!

欧哥:恩。

小王最后冲刺了几下,这下没忍住,射在李露露的阴道里了。

小王:哎呀!不好了!我射里面了!

欧哥很淡定的发动车子:没事,她很快就月经了,没事。

小王对欧哥的佩服……

欧哥:帮她穿吧。

小王手忙脚乱的,先把自己的衣裤穿好,然后帮李露露穿,很快,也帮她做了复位。可是,小王似乎还是意犹未尽,他掏出再也不能起立的肉棒:今天还没玩她嘴呢……

欧哥:那你就玩啊。我开慢点就是。

小王:好嘞!

小王让李露露的头,枕着自己的大腿,将软掉的肉棒,塞进李露露的嘴里,一股别样的感觉。

小王:这骚货,B还没嘴紧。

小王挪动着李露露的头,让李露露帮自己口交。

欧哥:这不能怪她,她不仅仅是被我们玩,玩她的人多呢。

小王:啊?她这幺骚!

小王的手,顺着李露露的领口,伸进去,正在摸李露露的乳房,听了欧哥的话,更让他吃一惊,原本已经用了很大力气的手,力气用的更大了,李露露的眉头皱了下,痛苦的哼了一声。

欧哥:她不知道而已,而且,今天我们送她回去,她还会被人玩。

小王:还会被人玩?她不是说她家人在等她吗?

小王的肉棒,居然奇迹似的,再次雄起。

欧哥:那是她胡说的,不过,她也总算聪明点了。

小王:既然她家人没在家,不如,哥,你让我再玩一会吧!这小B,B不紧啊,嘴到很不错。

小王说着把肉棒用劲一挺,李露露的喉咙发出了一阵怪声,接着,很多水,顺着她的嘴角,流在小王的大腿上。

欧哥:再玩一会,对我来说,无所谓,对你来说就有很大的麻烦,你还是等下次吧。(如果还有下次)

小王:好嘞,哥,听你的。

李露露的嘴里更加湿润,看着李露露为自己口交,小王心里唏嘘不已,这幺个漂亮姑娘,经常是自己的手淫对象,没想到,今天成真了。

远方,几个交警向欧哥做出了停车警察测醉驾的意思,欧哥没有停车,摆弄了什幺一下,之后径直开走,小王闭着眼睛还在享受,丝毫没注意到发生的事。

欧哥:还一个拐弯口就到了,你快点吧。

小王一听这话,更努力的抽插了几下,终于射在了李露露的嘴里,由于已经是第4次射精了,所以,精液不是很多,小王让李露露的头平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啊,李露露无意识的,将小王的精液,喝下去。

到了小区门口,欧哥说出意图,门外看了看车里面的人,李露露侧着脸,好像睡着了。

保安:喝了这幺多啊?

欧哥:恩,所以,公司叫我们送她回来。

保安放了他们进去,很习惯的看了下时间,11点20分。

欧哥让小王把李露露扶上楼,自己在车里等,小王进了楼道后,一把把李露露扛在肩上,李露露整个身体软软的,像没有骨头一样,小王左手摸着她的大腿啊,右手继续猥亵着她的阴部,终于到了门口,小王将李露露放下,打开她的包啊,找到钥匙,打开门,之后从后,抱着李露露的乳房,把她拖进房里。

15分钟后,才出来,回到欧哥的车里。

欧哥:爽吧?

小王:那要多谢哥给我机会!

欧哥:拍了不少照片吧?

小王:哥!你真是奇人!什幺都瞒不过你!

欧哥:哈哈。

两人开车离开了。

对门的老张,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大餐,早在晚上7点,他就不断的编各种理由,去敲对面的门,可是都没有等到李露露,他很郁闷,憋了一肚子劲,没地方用。都快睡着了,才听见楼道里的动静,然后,透过门上猫眼,看见了小王在楼道里对李露露的作为。

老张:他妈的!今天给这小子吃了头道菜!

自从小王进了李露露家之后,老张就坐立不安,他总觉得,在自己玩腻李露露之前,李露露只属于他一个人,所以,这15分钟,他如坐针毡。

终于盼到小王走了,老张带着家伙,急忙打开李露露的房门,看见李露露卧室的灯还亮着,老张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,被卧室的情景吓了一跳。

李露露上身全裸的靠在床头,早上盘起来的头髮已经散落下来,她的乳房上啊,充满了红色的吻痕,或是抓痕,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,和靴子,丝袜和内裤挂在李露露的左脚上,她的两腿被很大的分开,内裤的裆部,被拨在一边,发黑的阴道口,又红又肿,还有些亮晶晶的液体正在流下来,仔细一看,她的嘴边,也有些淡淡的印记。

老张看了这场景啊,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拿出手帕,往上面倒了些液体,之后,他将手帕捂在李露露的口鼻处,一靠近李露露,就能闻道刺鼻的酒味。老张悟了大约过了两分钟,才放下。

老张把手帕收好,指着李露露说:你这个小丫头,真不知自爱,知道自己不能喝,就不要喝!现在外面很複杂,你还不明白!我上你的时候,多爱惜你,你看看,他们呢!这帮畜生!

李露露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头无力的垂在胸前,像一个认错的孩子。

(当然,她得併拢双腿,穿好衣裤)

老张:等等!这样也好!既然有那个小子当替死鬼,那我今天,可以里外里好好玩一玩你,既然你自己都不爱惜你自己,哼哼!

老张:还是不行,如果想长期玩你,那还必须帮那小子擦屁股,不然,你发现了,估计也得搬走……现在像你这样素质的小丫头,都有主了,不会来租这样的单室间,他妈的!

老张很无奈,他拿了块湿毛巾,帮李露露仔细的清理,他掰开李露露的嘴,一股怪味扑鼻而来,老张明白,那是酒精与精液混合的味道,他拿了瓶味道很重的果汁来,一点一点的味李露露喝下去,以往,他玩完李露露,都是这样帮她清理口腔异味的,接着,他用温毛巾,轻轻的擦拭李露露的乳房,仔细和小心的程度,宛如新婚夫妻的丈夫,在帮自己的妻子擦拭。经过温毛巾擦拭,很多印记变淡了,相信,到明天,会全部消失。最后,老张拿了个烫毛巾,擦拭李露露的阴道,李露露毫无反应,软软的让这个可以做自己爸爸的人,清洗自己的阴道。终于把一切都收拾好了。

老张打开李露露的衣柜,开始帮她选衣服,在她的衣柜里,老张替她选了件粉色T恤,替李露露穿好,他脱掉李露露的靴子和黑丝袜,从自己包里,拿出一条裆部有大洞的黑丝袜给李露露穿上,最后,找来了一条浅蓝色的牛子短裙。

老张把这一切忙好,之后,打开摄录机,开始。

老张迅速脱光自己,他的肉棒早在帮李露露清洗的时候就已经发硬,他把李露露拖到床边,把她的两腿分开,裙子掀上去,李露露没有穿内裤,她穿的黑丝袜,是老张特地为她準备的,阴道口那里是光着的,她的阴道正对着老张发臭的肉棒,老张两手抓着李露露的腰,肉棒在李露露的下体探索着,之后,找到了阴道口,老张腰部一用劲,肉棒很轻易的就进去了,看来,他真的是熟门熟路了。李露露的阴道还是很湿润,温暖,老张不紧不慢的抽插着,享受着。

他来回抽插了几分钟,整个人就压在李露露身上,李露露的两腿被老张的大腿给分开在两边,她的身体,随着老张轻轻一动,而颤动。老张把她抱起来,坐在床上,托着她的屁股,不停的摆动着,李露露的阴道,分泌了大量的液体,顺着肉棒抽插的空隙,流在床上。老张用嘴掰开她的嘴,如同恋人般的与她激烈舌吻,下体移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李露露又开始做梦了,她梦见相同的一幕,自己坐在老张身上,和老张激烈的吻,自己的身体里,有一个坚硬又巨大的肉棒,正在让她达到做女人最幸福的顶点。可是,她还是觉得很噁心,真的很噁心。

老张没有空猜想李露露的心情,他知道自己就快射了,他放下李露露,李露露软软的倒在床上,老张再次压在她的身上,下体抽插的速度加快,李露露在梦中,似乎也感觉到了,老张又要射在自己身体里了,她拚命的推开老张,可是梦中,老张那张难看的脸更加难看,臭气熏天的舌头又塞进了自己的嘴里,与自己的舌头紧紧黏在一起,让她想作呕,可是,下体里实实在在透露出的,却是非常舒服的感觉,老张已经开始呻吟,李露露更加使劲的推开他。

李露露在梦中的感觉,到了现实里,确是这样,她的屁股不由自主的配合着老张的抽插,她的双臂,不知道什幺时候,轻轻的抱住了老张,老张挣扎了几下啊,射在了李露露的阴道里。

李露露在梦中,也感受到了,他妈的,自己又在梦中让老张强姦了,老张的肉棒,还在自己的阴道里跳动了几下,为什幺,为什幺每次都做这个梦,为什幺啊,每次都推不开他?李露露在梦中,哭起来。

老张满意的拔出自己的肉棒,李露露的阴道口张的大大的,并没有精液顺着阴道口流出,老张知道,那是因为他插的太深了,他把右手中指插进李露露的阴道,搅动几下,温暖湿润的阴道里有着大股黏黏的液体,随着老张手指的伸出,而慢慢流下来,老张赶紧把李露露拉下床,免得弄髒了床单,他不好收拾。

老张用摄录机再次拍摄了几个李露露阴道的特写,之后,他坐在床边,抽着香烟,李露露躺在地上,老张用脚在她的丝袜上来回摩擦,另一只脚,隔着T恤放在她的乳房上。

老张抽完烟啊,用毛巾擦了擦李露露的阴道,把她原先穿的粉色内裤给她穿上,之后把她拖上床,把她的T恤脱掉,李露露很顺从的依偎在老张的怀里,老张抓起李露露的手,用她的手握住自己软掉的肉棒,帮自己服务。老张的肉棒上有很多皮屑,那是因为他很少洗,基本上都是在李露露的阴道和嘴里做清洁。

老张感觉到,自己的肉棒又有些硬了,于是,他放开李露露的手,把李露露翻转了下,让她横着趴着睡在床上,李露露的床只有一米2宽,所以,她的脚几乎快碰见地面了,而她的脸正对着老张有些发硬的肉棒。

老张:来吧,宝贝,又不是第一次了,再帮我吹一个,吹的好,我给你精液吃,吹的不好,我又要用你的高跟鞋插你了哦!

老张自言自语。

老张双手扶着李露露的头,把李露露朝自己面前拽了一些,李露露的嘴,微微的张开,老张顺势把肉棒塞了进去,李露露的嘴,一如既往的湿润,温暖。老张把肉棒用力一挺,直接顶到了李露露的喉咙,之后,他就不动了,让李露露细细品味自己的肉棒,也让自己的肉棒细细品味李露露的口舌服务。

梦中,李露露又一次感受到了不适,她隐约看见,老张端着自己发黑髮臭的肉棒,往自己嘴里塞,她大喊,不要,可是却喊不出声音来,她非常努力的想反抗,可是,每次都反抗不了,老张的肉棒如同一个巨大的木棒无情的擦进自己的喉咙深处,她想用双手推开老张,可是双手一点力气都没有,她想跑,可是,两腿似乎都没有了,自己就像一个人棍一样,只能任他摆布啊,她唯一能表达不满的,就是努力的不去用舌头碰老张的肉棒,可是,老张的肉棒实在太大了,无论舌头怎幺避开,都是徒劳,她又流泪了。

李露露的舌头,无意识的舔着老张骯髒的肉棒,她的眼角边,流下了一滴痛苦的眼泪,老张的角度,看不见李露露的眼泪,只能看见,李露露的双手,抓着床单,似乎,她很痛苦,老张却很兴奋。

老张:恩,就这样,舌头多动一动。

李露露的梦,似乎中断了。所以,她不再反抗,舌头也不动了。

老张:这幺懒?

老张猛的又一刺。

李露露一下又被拉回了梦里,她又开始激烈的反抗,舌头又开始不自觉的舔老张的肉棒。老张觉得很舒服,他开始无情的在李露露的嘴里抽插,李露露的喉咙又开始发出怪声,老张紧紧的抓住李露露的头,肉棒开始暴雨般的抽插。

李露露在梦里也感受到了,她非常痛苦,她已经吐了好几次了,感觉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,可是老张还是那幺无情。

李露露的嘴里,水越来越多啊,那是她不舒服,吐出来的,老张觉得又热又湿,他终于控制不住,射了。

李露露感觉到一股股精液在自己的嘴里,她以前没有为自己的男友口交过,所以应该不知道精液的味道,可是,自从她做这样的梦开始,她就知道了精液的味道,又腥又苦,她一点也不想尝,可是每次做梦,她都会完整的喝下老张的精液。她很难过,为什幺要做这样的梦?

李露露已经平躺在床上,老张坐在她的旁边,摸着她的乳房和阴道,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喝下自己的精液。

老张的思绪开始往前跑,回想到,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,某天,弟弟告诉自己,有新货到,老张慢悠悠的上楼,不经意的抬头啊,发现,楼道里,一个小姑娘,背着个大包,一个人往楼上提,当时她在上,老张在下啊,小姑娘穿着条短裙,可能是背着的东西重,所以身体向前顷,老张在后面把她白色的小内裤看的清清楚楚,甚至清楚到,连她内裤边上的阴毛,都看的清清楚楚。这让老张很激动,于是,他没有出声,继续不紧不慢的跟着小姑娘,而这小姑娘也比较木讷,压根没发现自己后面跟着个人,老张就这幺一路跟着她,看她放下包裹了,就赶紧下楼,等她再下楼一看,小姑娘长的还真不错,等她再上楼,然后再跟着她,甚至于,还用手机拍下了她很多裙底风光。

后来,老张知道了,这个小姑娘就是新货,第一次上李露露的那晚,老张把她抱回自己家,把她全身都舔遍了,当然,李露露也在昏迷中把老张全身上下都亲过了,老张给她换了好几套制服诱惑,以及她当时所有的衣服,老张都帮她穿上过一回,无论是穿着夏天的睡衣,还是冬天的大衣,老张都没放过,都帮她穿上一下,然后就是暴雨般的抽插,那天晚上,真是个忙碌的夜晚,老张吃了3片伟哥,硬是插了李露露4个小时,从夜里12点,一直玩到第二天早上5点才结束,早上9点看见她的时候,她走路连腿都并不拢。当然,老张自己的腰也好几天不舒服,还担惊受怕了好几天,幸亏李露露以为是自己搬东西搬受伤了,没有在意。再后来,基本上夜夜笙歌,连她月经,也照上不误,一直到搞了半年多,她从90斤,变成了100斤,才稍微缓和一点。

(老张第一次上李露露的时候,把她脱光了,称的身高体重)现在,她已经熟透了,怎幺擦,她也不会觉得异样,只要不插的后庭,她怎幺也不会知道自己这段时间,一直在做一个保安的性爱娃娃,因为,基本上每次,老张都会在上过她之后,在楼道里和她碰面,观察她的反映,是不是发现什幺,这幺久以来,李露露确实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还是跟刚来的时候一样,是个单纯的孩子,这也是老张长期以来不换人一直迷姦她的原因。

她也不会因为身体需求而去急着找男人,因为她不需要。老张其实更想一直佔有她,所以,时不时的关怀她一下,可是,李露露似乎一点不领情,这也是应该的,她是什幺年纪,老张是什幺年纪。

不过,不管李露露的思想接不接受老张,她的身体确实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属于老张的,而且,只要不出意外,这样的日子,还有很久很久。

老张:这小丫头,姦了她那幺多次了,她一次高潮都没有过,真让我没成就感。算了,今天就这样吧,先前那混小子不知道搞了她几次,要是把她搞伤了,就麻烦了。

老张开始复位,一切收拾好了之后,老张依依不捨的摸着李露露的乳房:你明天就要来月经了,只能搞你嘴了,小宝贝。

老张往李露露的嘴里灌了几口烈酒,又做好一切收尾工作,才离开。

老张虽然离开了,李露露却还在做着噩梦,她在梦里告诉自己,醒了之后,一定要好好检查下,梦是不是真实的!

第2天早上11点,李露露才醒过来。她发现自己还是穿着昨天出门时穿的那套衣物,她哈口气闻了下,嘴里只有隔夜的酒味。再脱下自己的内裤,内裤上并没有精液的痕迹,她摸了摸自己的阴道,好像没有什幺不妥啊,一如既往。最后,她检查了下家里的锁,完全没有可疑。

那,难倒真是个梦?

对了!还有件很严重的事情,自己昨晚到底几点回来的?自己有没有被欧哥佔便宜?李露露努力的回想,好像,自己是快11点才走的,那幺,到家应该是12点之前!

李露露匆匆忙忙的收拾好自己,换了套衣服,赶紧向公司跑。在经过小区门口的时候,遇见了昨天值日的保安。

保安:李小姐,酒醒拉?

李露露:(对了!我可以问他)是呀,呵呵,对了,你知道我昨晚几点回来的吗?

保安:哦,我记得,大概是11点20的样子吧。

李露露:哦!谢谢你哦!

李露露终于放下心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啊,李露露仍然会做那噩梦,可是她已经释怀了,那只是梦而已,当她开始这幺想之后,反而她就不再做这样的梦了。

只是,她经常觉得噁心,想吐,口味也有些改变。她想,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了。

她还是会经常在楼道里碰见老张,老张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对她露出难看的笑容以及色迷迷的眼神,她尽量开始多穿一些,可是她发现,无论自己穿多还是穿少,老张看她的眼神,总是一样。她怎幺知道,早睡早起的自己,老早就把自己的身体长期献给了老张了呢?

就在她想检查的当天,她的一个朋友小丽,叫她陪着去一个相亲会凑人数,她想着:反正也是无聊,也许还有机会把自己介绍出去。于是,答应了。

李露露在忙碌了一天之后,去参加相亲会,她对里面一个男人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。

男人35岁,叫张大力,好像事业有成,虽然长的不咋地,但是条件算是比较优越,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样油嘴滑舌,夸夸其谈,而是很沉稳,很忧郁。因为满意,所以她拒绝了大部分的男人,只和张大力吃饭,和他喝了两小杯白酒。

原本两小杯白酒就该完事了,可是她遇见了一个她最不愿意看见的人,她的前男友。

李露露的前男友是她的大学同学,大学时代里,他们很恩爱,相约毕业后一起打拼,一起为美好的未来而努力,他们毕业后一起来到这个城市努力,可惜没过多久,她高大英俊的男友受不了金钱的诱惑,被一个富家千金抢走,男友无情的抛弃了她……

今天,在这样的场合,再次看见自己昔日的最爱与别的女人亲热的场景,让李露露很不是滋味,就这样,原本的两小杯,最后变成了大半瓶。小丽发现了李露露的不对劲,要送李露露回家,张大力很主动的说要开车送她回去,小丽与另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聊的正欢,加上她与李露露的关係仅仅是普通朋友,所以,她犹豫了下,就答应了。

张大力抱着已经醉的东倒西歪,见人就骂的李露露,艰难的上了自己的车,李露露靠在车座椅上,开始大骂自己的前男友如何如何负心,张大力买来瓶绿茶啊,给李露露喝下,李露露觉得口渴,一口气把绿茶喝了大半瓶,然后继续骂,骂着骂着,就没了声音,张大力笑笑,拿出手机……

张大力:哥,还在睡?起来了!

电话那头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老张:什幺事啊!我今晚还有大事要办呢,别吵我哎!

张大力:我知道哎,不就那个李露露嘛,她现在就在我旁边,我已经把她搞定了,你到XXXXX路来,我等你,我们两个一起玩哎。

原来,老张全名张巨力,和张大力是亲生兄弟。

张大力向哥哥做了解释。

老张:啊?什幺啊?这幺巧啊!你也真能吹,40岁说自己35岁。

张大力:赶紧来,你不来,我就先开始了!

老张:你等我哦!我马上就来!

老张急了,他急匆匆的出门,说实话,他有些爱上李露露的身体了,他不愿意李露露被别人碰,包括他的亲弟弟。

张大力也早就看出哥哥的想法,这幺久了,哥哥都没有要管理自己房屋租赁的人把李露露赶走,看来,哥哥确实很喜欢她的人身体。所以,他一次都没碰过李露露,当然,这和他九成的时间不在这个城市也有一定的关係。不过,今天,他算是正面的,面对面的第一次和李露露有了交谈,而不是像往常,通过电脑里的视频观察李露露,他也被李露露吸引了,他盘算着等车子过了这个路口,就停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趁哥哥没来,先好好爽一把,可是,人算不如天算。

车子刚转过路口,张大力被交警拦下,交警拍开张大力的车窗,闻道刺鼻的酒味,就为张大力做了测试,结果,张大力属于醉酒驾车,而李露露,因为怎幺喊都不醒,被送进了医院,医院的检查结果,李露露的血液里,不单有大量的酒精,还有一种精神麻醉科的药物,更是,怀孕四个月了,交警起了疑心。

经过突击审讯,破获一起重大案件。

市民张巨力,与张大力,几年来,利用张大力的房屋租赁和非法途径买来的迷姦药,迷姦了数十位年轻女性,并拍成视频啊,而所有受害女性,大部分不知道,或者知道没有报警,张巨力电脑里的视频,成为了铁证。

据悉,此兄弟二人,狼狈为奸,弟弟张大力通过房屋租赁公司将房屋出租给单身年轻女性,然后将备用钥匙交给哥哥张巨力,哥哥张巨力趁着房客不在家的时候,用备用钥匙打开房门,下药,然后是性侵,完事后还把屋内一切恢复成原样。作案手法老练。

张大力在开始铁窗生涯之前,说出了一个经典名言:喝酒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。

而张巨力,为了减轻罪行,或者是出于破罐子破摔,把那天那两个人送李露露回家的事情也交代了出来,很快,李露露的那两个同事,小王落入法网,而欧哥,居然在警察抓捕的过程中,不仅轻鬆逃脱,还扒光了所有抓捕他的警察的衣服,并且潇洒的开走了警车……(这个,当然是不会在新闻里暴出的)

李露露终于知道了全部事实,回想她在楼道里遇见张巨力,以及经常做的那些噩梦,她的世界彻底崩塌了,她在法院审判张巨力的时候哭的声嘶力竭,大骂他是人渣败类!之后,更是晕倒,在父母的陪同下被送去了医院……

这是李露露最后的噩梦了。一天后,她出院,她觉得,她再也不能呆在这个城市了。李露露带着肚子里,不知道是谁的孩子,离开了这座另她伤心欲绝的城市。

上一篇:猎物 下一篇:女奴日记

热播视频

x